教科室

匆匆》,不匆匆 ——我最得“意”的一节课

作者: 阅读:1019次
《匆匆》,不匆匆 ——我最得“意”的一节课 溧水区实验小学 王祥连 时光匆匆,太匆匆。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知我,娱乐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吧!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已逃走了吧!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蓦然回首,执教朱自清的《匆匆》已是十一年前的事。2003年3月31日,我在溧水县实验小学4号楼1楼最北端的一个四间的大讲堂(那时叫多功能室),在南京市课程改造现场会暨南京市小学讲学工作会议的活动中开设这节公开课。一课终了,赢得满堂彩!当初与会听课的是全市各区教研室主任、教研员及全市各小学校长(囊括拉萨路、游府西街等薄弱校)和语文教师。翌年——2004年8月28日,我匪夷所思地调进了实验小学,至今仍恍若梦中。 《匆匆》一课,我前后复磨课2个月之久,期间试教8次。可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干巴”。 2个月中,我的头脑里始终在构想这节课的教案、反思这节课的设计,调整这节课的思路。无数次地不知不觉地朗读课文或吟诵句段,以至于当初4岁大的儿子,也能脱口而出:“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知我,娱乐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十一年前关于这节课的一慕慕及讲学中的细节,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可谓刻骨铭心。略作梳理,得“意”之处概述有三: 得“意”之一:得语文讲学之“意”——从关注人文走向关注语文 以下是试教之初的一个讲学环节: 师:……刚才同学们谈了生活中感觉的时候,那课文中哪儿让你感遭遇时光“匆匆”呢?默读课文,划下感受深的语句,准备交流。 生:“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这些事物都有再来的时候,但时间一去不复返,再也没有再来的时候。 师:还从哪儿感遭遇时光“匆匆”呢? 生:“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钣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因为“洗手的时候、吃饭的时候、默默时,还有躺在床上”这些都是生活中很平常的时候,这些毫不在意的时候,时间都在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生:“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等我睁开眼睛和太阳再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我是从“水盆、双眼前、匆匆、伶伶俐俐、闪过”这些词语感遭遇时间飞快地流逝的 …… 师:读好这些语句,读出自己的感受。 当初,正值通国第八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造鼎立实施,试行版的《语文课程标准》推进风起云涌之际,语文讲学鼎立倡导以往所忽略的人文性。之上讲学,就反映出当初偏向人文(而淡化语文本体)的异状。当初,本人也沉浸其中。 但在实小试教后,当初的市教研室小语教研员戴兴海老师一语点醒梦中人,他说出当初我从未想过的一个视角。他说:“那个“溜”“闪”“跨”字用得特别好,很形象。”正好,当初一缕阳光,透过轩照进会议室来。他站下床,把凳子移到阳光处,笑着说:“轻轻俏俏地挪移了”(引用课文中语句)。“是啊,多么形象生动而细腻的表达啊!”我想。 那时,我似懂非懂。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思来想去。最后不禁拿起电话打给戴老师:“戴老师,我怎么才能让学生知道‘溜’‘闪’‘跨’‘挪移’等这些词用得好?”戴老师说:“你就问:哪些词用得好,把本来看不见摸不着的时间,写得形象具体了?” “可以这样问呀,娱乐从来没有问过学生这样的问题,学生能答出来吗?”我担心地追问。 “六年级的孩子,应该有这样的语感能力了!语文吗?主要还是‘品词析句’嘛!” “是啊,语文课,教的是语文呀!品词析句,重在探讨语言的运用!”我顿悟。于是,有了下面的讲学引导与过程实录: (一) 生:“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这些事物都有再来的时候,但时间一去不复返,再也没有再来的时候。 师:作者劈头就问时光为何一去不复返,为何开头提到燕子、杨柳、桃花等景物?既然是再不强调时光去了不复来,那文章为何不这样写:“时间去了,没有再来的时候”? 生:这样写形象,先让你在脑海中出现“燕子去了再来、杨柳枯了再青、桃花谢了再开”的形象,与时光匆匆产生强列对比,如其直接讲“时间去了,没有再来的时候”,就没有让人想象余味的空间了。 (二) 师:嗯,“时间过得很快,时间飞快地流逝”,说得好。那这部分哪些词语让你突出地感遭遇了时间的飞逝呢?请细细再读读部分。 生:“闪过、跨过、飞去、溜走……” 师:那同学们再想想,这几个示意时间快的词你觉得用得怎么样,用得好不好呢? 生:好,“跨过”用得好,因为“我躺在床上”说时间从身上“跨过”,用“飞去”或者“溜走”就没有“跨过”好…… 师:是啊,躺在床上,用“跨”多准确啊!还有吗?再谈谈你的看法。 生:“飞”好,“飞”是说时间好像长了一双翅膀飞去了,写出了时间过得快。 师:同学们说得多好啊!时间本来看不见、摸不着,用了“飞”字仿佛让娱乐看到了时间流逝的样子,写得具体可感了 师:同学们体会得好啊,老师来读连带的句子,尔等闭上眼睛想象时间飞逝的样子,体会作者用词精妙。(师情愫读,生入境听。) 自此,“突出语文本真之‘意’,基于语文本体”成了我的语文讲学基本传统。“语文嘛,品词析句”成了我上课、观课的一个自觉不自觉的基本准则! 得“意”之二:得阅读讲学之“意”——从关注作者走向关注读者群 先前对阅读讲学的理解,就是学习一篇课文,读懂文章就行了。也就是理解作者表达了什么,理解作者的情感与思想。其实那都是稽留于教材的层面,是一种跪拜式的阅读姿态。《匆匆》一课的讲学,立意却在最终读出自己,是用教材教的层面——为我所用。把教材作为一种从作者走向读者群(学生)的桥梁。把作者的言辞生命转化为学生的言辞生命。请看当初的一个设计: 师:读到这儿,我由作者的八千多日子想到了自己的一万多个日子,我比大家多过了六千多日子,一万多个日子流逝了,回忆下床确实有匆匆的感受。一万多个日子我是怎么度过的呢?我做了些什么呢?(出示我自己写的一段话) “在我读书著作的时候,我的日子随着书本翻去了;在我和同学们上课时,娱乐的日子随着铃声飘走了;在我和同事交流讨论时,我的日子又从嘴边溜掉了。当然,我的日子也在闲聊、逍谴中渡过。原人说“三十而立”,今天,三十二岁的我更应抓紧时间哪!” ——同学,你呢?不知不觉,你由婴儿长大少年了,四千多个日子过去了,这些日子你是怎么度过的呢?回忆回忆,把你感受最深的用几句话真实地写下来吧! 生:写完后朗读(学生写得很实在,读得有实情。具体略) 师:回顾了你的四千多日子,回顾了我的一万多日子,让娱乐再来读课文第二自然段,体会作者对自己八千多日子流逝的那份感慨、那份伤感。 如其说,本文的阅读只是感悟作者朱自清对生命与时间“匆匆”流逝的感悟,那还谬误真正触及生命的阅读课堂。由作者对生命的感悟引向学生自我对生命的自觉感悟。那才是阅读的真意!这样阅读课堂,学生读懂的不只是这篇文章与这位作者,而是读出自我的生命。兑现的是由文到人(自我)的升华。 我由文章第二段作者对生命的感悟(八千多个日子)到教者(本人)一万多个日子的回顾再引导学者(学生)自觉提下床笔来抒发自己对四千多日子的回顾,兑现作者、教者、学者三者生命体验的融通! 然而,更让我难忘的是,我自以我抖的这一设计与讲学,与会专家在当初课后的评议中却提出一个更高层面的思考:从关注“知与能力”“过程与方法”到关注“情感态度传统”这是一个可贵的跃升,但关注学生的自我生命体验,还要注意对文本传统的正确把握:朱自清在特定的时代背景下以个人生命体验写下的《匆匆》是否就是对孩子生命传统的教育标准。现代社会既要珍惜时间,惜时如金,也要学会享受生命,学会休憩与休闲,快乐生活,体会生命的快乐与真意…… 闻听此言,“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让学生从文本读出自我,并非我认为的那个统一的自我,而是各自敞开生命与文本的真正的个性的相遇……这可能是阅读之真意之本意。 得“意”之三:得课堂讲学之“意”——从关注教案走向关注学生 很多老师认为:反复磨课是再不熟悉教案,保证真正上课不出偏差。其实,真正好的课堂师生融为一体,所谓人课合一。若心中只有教案,再熟悉也没用。关注的重点是学生,真正全神贯注于学生,了解学生学习本文的所思所感,与学生真正展开对话,从预设走向生成,从关注关注教案走向关注学生,才能真正把课上到学生心里,水乳交融。 再不练就这样的功力,追求这样的课堂之“意”,我反复试教——在不同学校、不同班级,甚至找最“差”(整体的学习惯、思考回答问题等方面相对而言)的班级来试教,练就与学生的对话,练就对学生评价与引导之功。最终达到较为理想的课堂效果。当初,课堂中的这一过程多少能说明这一点: 师:“时间无法款留”,体会得好,主要从哪儿体会到这点的。 生:“我察觉他去得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的手边过去了”这句。 师:你察觉到时间的宝贵了吗? 生:察觉到了。 师:我也察觉到了时间的匆匆,请同学们像我这样伸出手来,娱乐和朱自清一下床遮挽这宝贵而匆匆的时间吧!(遮挽状动作)——同学(指一名正“遮挽状动作”的同学),你遮挽住时间吗? 生:没有。 师:那时间呢? 生:时间从我的手边过去了。 师:同学,你遮挽住时间了吗? 生:没有。 师:时间呢? 生:时间就从我正遮挽着手边溜走了,时间是遮挽不住的。 师:“我察觉他去得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的手边过去了”这句话写得多好啊,多么细腻传神啊!娱乐读好这句。 (之上部分是最后一次正式执教临时生成,首次实施的课堂实录。这一部分感动不少听课老师,大家说当初所有人都入情入境,师生更是融为一体,课堂成了一种美妙的境界。) 师:是啊,时间就是这样无时无处不从娱乐身边飞快流去。正如书上所写的,(教师引读)“洗手的时候”——(学生接读)“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聊天时,日子从——(板书) 生:从嘴边过去 师:“嘴边过去”好,再来,“听音乐时”——(板书) 生:日子随着优美的旋律中飘去。 师:这个句子美,我还想听,请再说一遍。 生:再说(自豪地) 师:还有呢?生活中,还有什么时候,日子怎么过去呢? 生:写字时日子从笔尖滑过。 师:这个“滑”用得好,我得把它记下来(板书),就凭这个“滑”字,你就具有朱自清的才华。 生:穿衣服时,日子从衣服里穿过。 生:踢足球时,日子从脚下越过。 生:思考时,日子从脑海间闪过。 从关注预设走向关注生成,从关注关注教案走向关注学生,得课堂讲学如此之“意”——课堂就会显现师生生命共振共鸣,心心相印的美好之境! 当然,这课有很多不足之处,比如当初市教研室汪笑梅书记指导时提到的那个经典的譬“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河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就没有在讲学中涉及。 但,《匆匆》这节公开课对我靠不住之大,是其它公开课无法比拟的,以至于告别《匆匆》公开课讲学的十一年来,只要在期刊杂志上看到别人关于这课的讲学设计或课堂实录之类的文章,我遇到必看。有时在学校阅览室来不及看完,我就复印下来带回家慢慢看,与自己当初的讲学两相对照,一次又一次唤起当初的美好回忆。 《匆匆》,不匆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