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专栏

胡斐“变形记”(刘春霞)

作者: 阅读:846次

 

胡斐“变形记”

 

  新学期伊始,班里从南京转来一名学生,叫胡斐。嗬,好家伙,绝对谬误凡人!瞧他,两手插在口袋,一只腿悠闲地抖着,头高高地昂着,眼睛肆无忌惮地恣意瞟着,根本没把我这位班主任放在眼底。“五年级学生,有点像街上的小混混!更像央视的一档节目——《变形记》中的某些叛逆少年。完了,中奖了!”我心里暗暗叫苦。果不其然,翻看了他的《成长脚印》,让我心里拔凉拔凉的呀。

接手新的班级,本想给学生个“淫威”,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可在这位学生面前,还真火不下床,且看他的各种表现——可谓“三乱”。

一 乱说

看他对老师说:“老师,你用教鞭指着学生是不礼貌的,尤其女教师要温柔点!”、“学生为什么一定要听老师的呢,人人平等啊?”、“教《科学》那老女人穿衣服太没品味了!”“老师这样做违反《未壮年人保护法》,我要到劳动局举报你!”……不愧是城里的孩子,知道够多,维权意识够强。不过说实话,这些话让我听了真慎得慌。再看和同学怎么说:“纪律委员,别碰我,男女授受不清!”“尔等俩这么亲密想搞同性恋啊!”“别碰我的耐克,碰坏你赔的起吗?”“乡下孩子,真是脏兮兮!”……再看娱乐班这些“乡下孩子”,大多数懂点事的对他简直“深恶痛绝”,懵懂点的被他的“与众不同”深深吸引,再看几个“捣蛋鬼”很快和他成了哥们儿。只要我一出现,学生关于他的大小报告接连不止,可怜的纪律委员,小本子记满了他的种种“坏人勾当”。更令所有任课老师受不了的是上课乱插嘴,他要是上课顶真下床,旁若无人,老师百分之九十九的提问能被他插嘴承包。有次,甚至能把英语老师给气的流眼泪,他还嘟嘟囔囔说“女人就是小肚鸡肠!”一节课要花相当的时间来维持他的纪律,搞得简直没办法上课。哎,此等事无法一一枚举!

二 乱动

看他歇晌,几分钟之内,他能做出十几个“颠来倒去”的动作。看他做操,踢腿一定要踢到家屁股,侧平举要搭到家肩上。看他上课,或两脚一叉,身子后仰,椅子成了摇椅,一不小心要过度了,“砰”“哗啦”倒了,全场笑了。或玩玩前面女生的头发,用小剪刀悄悄剪掉点;或咕咚咕咚喝两口水;或掏出镜子、小梳子整理整理发型;或折只飞机,还能飞下床;有次,竟然用打火机点燃了书本……唉,数不胜数啊!

三 乱跑

行间操,找近人,有学生说厕所间呆着呢。眼保健操,没影了,在楼下用校信通打电话呢。食堂就餐,他能以最快的速度吃到饭,以最快的速度吃了(浪费了百分之九十的食物),以全校第一的速度跑走。放学排路队,这边还没排好,那边他已溜到校门口了。开学初的某一天,因为我的一句开炮,拎起书包,扭头就跑。可怜我怎么喊他都不回头,连门卫也没拦住,出了校门,还回头伸伸舌头,朝气喘吁吁落在后面的我做个鬼脸,气得我要晕倒啊!有一次,因为数学老师的一句开炮,他火冒三丈,对老师大吼号叫,挥着拳头冲上讲台,恨不得把老师给吃了。唉……

天哪,教书十几年,曾满怀信心没有“收不服”的学生。还真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丰碑的“谬误凡人”。通过多方了解,才知道他的“来路”。原来,小孩从小一直是外公外婆带大,娇生惯养。父母都是高级知分子,平时忙于工作,无暇教育孩子。父亲在洪蓝一个私企做经营工作,据说南京的家里人、学校的老师已经没人能管得了他了,所以只好交给还算有些威信的父亲来管。我说呢,怎么正常化从南京的薄弱校转到娱乐这个乡下学校呢。但有着较高学历和学识,多次被请到学校的父亲,直面儿子也显得束手无策。父亲无可奈何地又抱歉地对我摇头叹息:“对儿子的匪性,我伤透了脑筋。对他稍稍严格些,他就嚷着要跳楼!”

开始还雄心勃勃,满怀信心十足的我此时真的有点找近曾经“游刃有余”的感觉了。耐心、爱心、恒心、责心、赏心,甚至苦口婆心,我“五心教育”的杀手锏都用上了,但似乎不起什么大功能。如此下去不光是他,整个班级的班风会大受靠不住,绝对不行!怎么办?可这孩子就如他父亲所说,像个小土匪。他似乎是一个找近口子的坚强堡垒,无法攻克。我陷入了深深的苦恼和思索中……

一个契机,让事情开始转变。

秋游到了,学生们带上吃的玩的,好开心。胡斐背了满满一大包,累得汗直淌。分组休憩时,他从包里拿出或多或少块大塑料桌布,主动分给了其它组布阵食品,说是“露天供桌”,好有创意。并把带来的吃的、玩的与大家共同分享,还不停往老师手里塞饼干。我既感动又惊讶,这样一个让我头疼的学生却有着现在学生少有的热心、团结、知道与人分享。之前成天纠缠于与他犯的各种错误,却忽视了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闪亮点。我激动地说:“今天胡斐同学是最帅的,因为他不自私,知道与人分享。”在他的靠不住下,同学们纷纷“资源共享”,真是其乐融融。看着今天的胡斐,忙话得鼻尖冒出了汗珠,但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脸。

    看着看着,我又陷入了沉思,又似乎茅塞顿开,这是谬误我正在寻找的突破口呢?一千个读者群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世上没有完全同的两片树叶。学生是有差异的,不同的学生娱乐要因势利导,因材施教,有针对性地进行教育……许多年前学习的教育理论又在我眼前闪现。直面胡斐,我其实一直以来用的还是简单的行之无效的不合时宜,不光无效,反而滋长了他的逆反心理,就有如《变形记》中的那些孩子无可奈何的家长。对于这样的个例,何不换种方法呢,正面教育不行,我就来点“温柔”的,来个以柔克刚!试着也给这个胡斐来次《变形记》?

我开始观察他,暗暗研究他,开始尝试改变一些策略。我发现有些方法奏效了,他在变:

一 以“动”治动

他谬误爱动吗?好啊,给他动的机会。饮水机上水喝完了,反正他人高马大,让他去搬水。这么累的差事,别的男生皱眉头,他却欣然接受,说:“正好有机会减肥了。”平时有个什么收发作业的事,就让他干,他竟然抢着发试卷,发作业。出黑板报缺少资料了,把难题交给他,他能从网上及时找来资料,并打印出来。灯管坏了,让他找电工来修理,他总能把忙碌的电工“拖过来”。轩坏了,他从校工那儿借来工具忙得抖洋洋,竟然给亲善了。班上哪位学生课桌的螺丝掉了,就找胡斐帮着修……嗬,动手能力挺强,他成了娱乐班的大忙人,忙得累了,没劲儿乱动了。在忙中得到了老师同学的肯定后,找到了造就感,他反而变得有些顺从了,蛮劲儿少了一些,看来这招行之有效。

二 让他“说”吧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管住他的嘴,制止他的“信口开化”。怎么办呢?趁他出去倒垃圾的时候,我让同学们把他平时在班里说得一些不该说的话,以及自己的感受写下来。收上来一看,又吓一跳,什么“美女”、“老婆”、“死人了”“我不想活啦”……不少脏话,真让人生气。我把他找来,把学生们写的情节一一罗列于桌上,让他看。再看他的脸慢慢变红,支支吾吾地说:“老师,其实谬误有意的,觉得好玩,就这么随便一说,想让大家开心,说过就忘了,没想到同学们对我有这么多意见。”这次,我没有一脸严肃,没有翻出《小学生守则》。“胡斐,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当然谬误有意的。但是,做人说话要考虑场合、身份,要考虑别人的感受……校园是一方净土,不能把社会上的一些污浊带进来。文明的学生应该‘出口成章’,而非‘出口成脏’。”他若有所思,点颔首。我知道光说道理是不行的,这孩子口才挺好,加上见多识广,何不多给点机会让他说呢?利用班队会、活动课、口语交际……让他说说去黄果树瀑布的经历,说说第一次乘飞机、乘火车的经历、让他说明说明南京的旅游景点、特产、小吃……再看娱乐这些乡下学生,既羡慕,又钦佩。我悄悄对他说:“知道同学们真正喜欢听什么了吧?”他也会意地朝我笑笑。有时不小心,也会把说惯了的漏点出来,但很快意识到,便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挺可爱的。惯嘛,允许他慢慢改!

三 用“乌纱帽”扣他

前两招慢慢见成效了,他在同学们心中的形象和地位也慢慢有了改变。但不愿受约束的自由主义仍经常犯,不睡午觉,不愿列队,不爱做眼保健操……我定规抓住他爱当官的特点,“以毒攻毒”!不愿睡觉,就让他负责歇晌纪律,当个“歇晌经营员”反正他睡不着。不愿列队,再给个官,“小小路队长”,路队长不列队行吗?嫌戴红领巾麻烦,当个“红领巾督察员”。早读课坐不住,就当“领读员” 。还有小组长,甚至冒险让他当纪律委员,班里职位多着呢,反正不用付工钱。起初,有些学生提意见“自己都管不好,还管娱乐?”我找他:“怎么办,群众有意见,是撤职查办,还是以身作则?”他可聪明着呢,忙说“自我开炮,自我反省……” 就是,有这么多的官帽子扣着他,这么多上眼睛盯着他,他能不检点自己吗?

看,娱乐的小土匪正在慢慢变形呢,开始变得温柔了,懂事了,虽然有时还会偶尔犯点老疾患,但我毕竟看到一个正在转变和成长的孩子。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两个自我,一个是正直、善良、满怀信心、积极进取的我,一个是缺乏信心、懒散、懈怠、不思进取的我。魏书生老师就是这样教育学生的。没有一个学生不情愿成为优秀的学生,但种种因娱乐会遇到很多不优秀的学生,娱乐的任务是红新月会会他们如何变形为第一种“我”。

和胡斐“斗智斗勇”的这段日子无疑是琐碎和艰辛的,但结果是令人满意和欣慰的。“娱乐所走过的每一步都是怀梦、筑梦、占梦的过程,娱乐所从事的教育讲学的点点滴滴或难或易、或小或大、或平淡或新奇的工作,都是携梦前行的伟大精神劳作。”说得真好,它道出了教育的真谛,每一个孩子的进步其实就是娱乐教师的梦想。“ 梦,永远在前方,永远在远方”。 我知道将来娱乐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胡斐”,但只要心怀梦想,就一定可以占梦。愿娱乐名师都能成为快乐的寻梦人、追梦人、占梦人!

 

 

 

 

                                         溧水区洪蓝小学

                                             刘春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