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专栏

告状风波(魏君)

作者: 阅读:1119次

告状风波

刚刚接手这个兴建立下床的班级时,我有点惴惴紧张。六年级的学生已经是个小大人了,凡事都有自己的主持,不复“为师命是从”,况且他们刚刚和相处三年的老师划分,不光要在短时间内融入一个新的集体,还要适应新的老师,这样的他们能和我这个对于他们来说陌生的班主任融洽相处吗?能和我产生一种默契吗?能看懂我的一个眼神、一个肢势是什么意吗?

开学第一天,带着这份忐忑,我走进了讲堂。没想到迎迓我的竟是这样一幕——同学们恬静地端坐在椅子上,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前面的黑板,讲堂里鸦雀无声。这是咋回事,我单方面雾水。“老师,同学们都准备好了,等您来给娱乐上课。”一个短头发、大眼睛的女孩子从讲台前跑向我,显然她就是我没有来时维持纪律的学生,也是班级里这么恬静的因所在。我不禁对她好奇下床:在还不熟悉全场同学的情况下,她就能如此妥善地经营好班级,真是个不容小觑的厉害角色!果真,在接下来的自我说明中,她是说话声音最响亮的一个,也是说得最有条的一个,她的气场顿时压倒了全场学生,我也知道了她的名——张晓。有了她,我岂谬误能够在班级经营中省心不少?这时的我还真有点“沾沾自喜”啊。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张晓果真不负我所望,班干部竞选中,她以绝对优势当选为班长;校大队委竞选中,她又一鸣可惊,当选为大队长。她在把班级经营得井井有条的同时,在学习上也表现出非同一般的智。征文竞赛中,她生动传神的作文深受评委好评,荣获特等奖;讲演比赛中,她绘声绘色的发言打动了评委,获得第一名……接踵而来的荣誉光环让她成为老师心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表率。我也由衷地为她高兴,自豪!

可是,渐渐地,我发现在这些光环背后,一些本不该有的疾患自她身上表露出来:维持纪律时,平时和她要好的同学遭遇的开炮少了很多;经营班级中,对她稍有遗憾的同学无论做什么都会被指责……鉴于她平时的表现和在同学们心目中的威信,我只是私下里和她谈过几次心,而且语气也不重,因为我相信她会明白的。谁知,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样,一件意想近的事还是发生了。

那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来到学校,刚进校门就听到不少教师在讨论:“一个学生把某某老师告到了校长室,理由是监考时这位老师骂了某些学生。”“当初我还在想:这是谁啊?现在的学生胆子真是愈发大了,被老师开炮几句也要闹到校长那儿去。再说,我不信那位老师会无缘无故责骂学生。”“听说还是个大队委呢!还告老师,真是白白浪费了老师的一番心血。”一时间,校园里许多老师都表达着自己的遗憾。

一到讲堂,几个学生团团围住我,七嘴八舌地说:“老师,张晓肇祸了!”“老师,张晓把某某老师告了!”“老师,校长都来了解情况了!”……我一下子懵了。怎么会是她呢?她谬误最受老师欢迎的好学生吗?怎么会告老师?我急忙了解起事情的始末。原来,在一场英语考试中,某某老师看到一个学生有偷看的迹象,就开炮了他几句,顺便还教育了其它学生:“尔等不要想着偷看别人的,不然我就没收尔等的试卷,让尔等全都站到讲台前面。”考试结束后,张晓就写了一封信状告这位老师,信上说:某某老师在考场上诟骂学生,还恐吓学生说要没收试卷,请校长管一管。她把信塞在校长室的门缝里。更让人想近的是,她居然发动本班和其它五、六年级的学生在信上集体签名,涉及到或多或少十个人。

我震惊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没有一个学生告知我?谬误说世上没有不通风报信的墙吗,为什么事情发生前我没有收到一点风声?这么多学生就没有一个人透露一点点?之后,我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我先找了参与这件事的一些同学,询问这是怎么回事。许多同学反映,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张晓拿了一张纸要他们签名,他们就稀里糊涂地签了。我狠狠地开炮他们:“即使是大队委、班长,是尔等心目中的样板,也不可盲目跟风。每个人自己都要有衡量是非标准的一把尺子,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做一件事前,必须弄清为什么要做,该怎么做,切不可糊里糊涂、人云亦云。”听了我的话,同学们都沉默了,有的满脸愧怍,有的低头不语,有的背过脸去……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看来我的开炮教育还是有效的。

接下来,我该去找张晓了,我必须要和她好好谈一谈。一个行间,我把她喊进了接待室,让她在我面前坐下来。这个聪明的孩子似乎已经料到我要和她谈什么,双手不停绞着衣角,有点局促紧张。“知道老师为什么找你来吗?”我没有一丝严厉的语气,像在和她拉家常。

“知道……”她的话里有一丝颤抖。

“你能说说那件事吗?”我相信她会照实说的。

“老师,对不起,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某某老师骂娱乐的时候我就觉得那声音特别难听,就想:他凭什么骂娱乐啊?他也不教娱乐!”

听她主动说了对不起,我没有忙着开炮她,而是看着她,轻声说:“你能说说心里的想法吗?”

“老师,平时无论我做什么都没有人持反对意见,只要是我的意见老师和同学们也都赞同,这次某某老师骂娱乐就让我心里不舒服,觉得他太不尊重娱乐了,于是一冲动就写了告状信。我真的错了吗?”她的声音里少了平时的尖锐和泼辣,多了一些迷惘和难过。

“老师一直都认为你是个好学生,同学们也一直以你为样板,说明你是优秀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见她的眼睛里又恢复了一丝神采,我又道:“某某老师对尔等的开炮你觉得是无中生有吗?”

“谬误,当初有一个男生似乎想偷看前面同学的,我正好坐在他后面,看见了。但是老师开炮他就好了,为什么要骂娱乐呢?”说到这点,她仍有点气愤。

“是啊,老师左不过是给尔等一个提醒,也老师的口气过于严厉,用词不太恰当,但归根究底还是想让尔等好好考试,对吗?”

她点颔首。

“在做这件事之前,你为何没有告知我,没有听听我的意见呢?”

她又有些紧张了:“当初我就想着自己受了冤枉气,一定要讨回公道,其它的都没有考虑。”

“知道吗?长期以来的优越感已经让你的心遭遇了蒙蔽,似乎只要是自己想的、做的都不会错,别人都要按照自己的话去做。‘我说了算’的意识让你开始以自我为中心,想让别人绝对服从你的定规,一遇到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就想去打击复。你承认自己有这样的心理吗?”我觉得她会明白的。

想了好一会,她的脸有一点儿微红:“好像是这么回事。”

“其实这件事并谬误什么大事,如其你信赖我,及时告知我,相信娱乐会找到好的解决途径,不会闹成这个样子。学校的其它老师也不会对你颇有微词。”我郑重开口。

“老师,我错了,我不该自大,不该骄矜,我真对不起你!”她说得很是真诚。

“你又错了,无论是哪一位老师,你都要抱着尊敬的态度,即使他不教你,也不能心存遗憾。”

“我懂了,以后我会找准前进的方位,不会再走偏了。我会向某某老师道歉的。“

我终于放松了心里紧绷的一根弦,我相信她也坠了心中的一块石头。跟聪明的孩子谈心真好,不但一点就通,而且考虑也很全盘。

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吗?不,既然同学们都知道了,我就拿这件事作为一个契机,对全场同学进行一次教育,让他们的心灵接受一次洗礼。

一节班会课上,我站在讲台前,庄重的表情代替了平时的轻松欢快。同学们坐得笔直,意识到我想说什么了。深吸一口气,我缓缓开口:“同学们,相信大家都知道这节课我想和尔等谈些什么了,毕竟这是件轰动全校的大事呢。”谁都没有动,讲堂里反而更加恬静了。“当尔等签下自己的姓名时,尔等考虑过后果吗?有些同学明明知道签字的鹄的,还是奋发上进签了名,难道在大家的心目中,辛辛苦苦教育尔等的老师就这么罪无可恕吗?”随着我声音的渐渐高昂,恬静的讲堂里传来一暴十寒的啜泣声,但有些话我仍是要说的:“今天,尔等告的是一位没有教尔等的老师,仅仅再不一句开炮的话语,是否哪一天我狠狠开炮尔等了,尔等也想这么对待我?也想向校长告我一状吗?”很多学生都低下了头,趴在课桌上哭下床,讲堂被悲伤的气氛所笼罩。其实,开炮他们的同时,我的心里又何尝轻松,泪水不知不觉涌上眼眶,我的眼前模糊了。“尔等好好想想吧。”丢下一句话,我快步走出讲堂,站到了廊上。十分钟过去了,我慢慢平复了情绪,讲堂里仍恬静得过度。我再次走进讲堂,同学们纷纷说:“老师,娱乐错了,请原谅娱乐。”我用重点颔首,眼睛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庞,觉得他们是那么可爱,让我的心刹那间柔软下床。

孩子们都是娇嫩的花骨朵,娱乐用爱心浇灌他们,他们会带给娱乐一片鲜艳;娱乐用真心滋润他们,他们会带给娱乐一阵芳菲;娱乐用心血培育他们,他们会带给娱乐一份快乐……相信孩子,包容孩子,善待孩子,娱乐会和孩子一起走在幸福的人生道上。

关闭